社情民意

您现在的位置:电竞竞猜> 委员互动>> 社情民意>>正文

五 番

发布时间:2009年04月02日    作者: 来源:    阅读:     

我有个广西籍朋友三十年前据说有千万身家,最近在饭局重遇,他很自豪地说他现在有五千万了,身家算是翻了五番云云。“翻几番”这个充满暴发户味道的口头禅其实不失为一种自我鞭策、奋发向上的决心表现,但很多时错用了却变成了夸大的吹嘘。我那位朋友极其量只可说身家增了五倍,不能说翻了五番,因为“倍”是算术级数,而“番”是几何级数,一千万的五番是三亿贰仟万!

中国家传户晓的麻雀耍乐,食糊赔率以“番”计,分别为鸡糊1元、一番2元、两番4元、三番8元、四番16元、五番32元,余此类推,以几何级数2的n次方增长。“翻几番”的典故大概由此而生,也或许是源于易经的无极生太极、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的逻辑,万物阴阳调和,欣欣向荣,以“翻几番”的规律而能持续生生不息,而大自然则按照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定律,维持生态平衡。天地之大从未过大,品类之盛从未过盛,只闻过度人为干预而致生态失衡,品类灭绝。

中国改革开放30年来的经济发展,可算是一个奇迹,从1986年度国民生产总值GDP不足1万亿(人民币),至2008年度高达30万亿计,不计通脤等价格因素扣除,可算是翻了五番,从数字上是惊人的,从实体上是不足的,因为我们的GDP很高,但是人均GDP水平却很低。过去说中国地大物博,现在说中国生产力很强,但是这些资源摊到每一个头上,人均资源又是少得可怜,中国人均收入远比发达国家甚且比部份非洲落后国家为低,我们是极度需要更高的GDP增长,才能走出落后困局。要更高的GDP增长,我们必需大小通吃,创新科技企业固然要鼓励,劳动密集的中小型企业亦要力保,才能保住经济持续的增长,才能提供足够新增职位以容纳按年递增的劳动力市场,才能在金融海啸中仍能把握「人口红利」的优势!

“人口红利”是指中国经济受惠于80年代实行的计划生育政策,至今总人口年龄曲线结构呈现中间大而两头小,中间15岁至64岁的劳动力供给充足,两头的少儿和老年人口的抚养比相对低,社会负担较轻。通常中间部份的总人口比超过50%时为人口红利,低过则为人口负债。现今中国的人口红利大约为70%,正值人口红利的黄金档期,理应收取更大财富,获得更大储蓄,但问题的关键是黄金档期的充足劳动力是否高就业的劳动力?失业的劳动力对经济增长是毫无俾益的,何来红利?不能善用“人口红利”将会变成“人口负累”,庞大的失业人潮将对社会造成不容忽视的动荡与不安!

中国人口压力不轻,目前约有13亿人,而且人口总数还在增长的趋势当中,好象达到16亿才到顶峰。中国劳动年龄人口净增量仍然以每年1仟万人口增加,不力保中小企的生存空间,不力保并增加中小企的劳动密集型工种,何以配套庞大的中国劳动力市场?何以调节每年数以百万计农村剩余劳动力的释放转移?何以在今天人口红利优势下积谷防饥,以应付十数年后人口老化所带来的社会负担?

 “十一五”( 第11个5年计划)规划其中有一句话,“把我国巨大的人口压力转化为人力资源优势”,言简而意深,道尽中国对未来五年人口压力特别是劳动人口压力的担忧。其实解决的方案就在眼前,改革开放30年来如雨后春笋般衍生的劳动密集型中小企不正是人口压力的转化器;改革开放之初不正是这些中小型企业联手国内乡镇企业首先开疆辟土,胼手胝足地充当中国经济腾飞的火车头,才有今天的五番;中国“世界工厂”的美誉不正是这些劳动密集中小企的代名词!中国改革开放30年来是成功的,是走对了方向的。中国人民从一穷二白中慢慢地富裕起来,我们应该跟随前人成功的轨迹,把劳动成本循序渐进地强化提高,而不是急进地过度干预自由经济市场。劳动成本与经济增长挂钩是长远的宏观目标,妄图以微观行政立法手段规管劳动成本是不切实际的做法。虽知经济增长不是理所当然的,是可加可减的。人们不禁会问:生意好时我们负担与日俱增的法定劳动成本,生意不好时劳动成本可否与日俱减?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因为法定的劳动成本不可改:法定最低工资、法定最高工时、法定加班费用、法定社会保险、法定劳工假期、法定有薪年假——太多的“法定”犹如紧箍咒,供求调节成本机制被严重掣肘,劳工市场应对经济环境变化的弹性荡然无存,最终导至更多企业倒闭,更多任务人失业。

创业维艰,守成更不易,没有政策的支持,在国内设厂的中小企是很难撑得下去的。际此金融海啸艰困时刻,滞胀(stagflation)横行,中小型企业正处危急存亡之秋,当机立断,相关的劳动干预政策可减则减,可缓则缓,并非政策立场摇摆不定或法例朝令夕改,而是审时度势,灵活变通,以拯救万千濒临崩溃的中小型企业,国家之福也。

备受中美推崇的著名经济学家凯恩思(Keynes),经济泰斗也,向来奉行经济干预主义。请齐来欣赏他的名句:〝When the facts change, I change my mind〞当事实改变时,我思想亦变。字字珠玑,切中时弊,不墨守成规,不失中庸之道,真贯世之才也。

 

 

作者:陈宗南         

 政协电竞竞猜港澳小组组长

 

 

xxfseo.com